中西方墓园景观设计上的差别

本站天津公墓为您带来中西方墓园景观设计上的差别。

中国的墓园在景观方面,自古受中国传统封建等级制度的影响,没能体现出中国的山水园林风格,在墓地的规划布局上也是非常严禁,中国历代帝王和臣民的陵墓规模和形式绝不相同,帝王陵墓规模宏伟,坚固耐久,构筑精美,所选的地理位置和环境也是景色幽雅,风景别致。而臣民的陵墓却及简单无规模,在其上聚土统称坟头,而且常常把最恶劣的地理位置和生活不愿涉足的偏壤地带留做墓地,给那些无法选择和拒绝的人们。

因此在古典的东方文化意象里面,墓冢常给人落下“荒野、阴风、凄雨、黄沙、蒿草、厉鬼……”的印象,令人不寒而栗、恐避不及。鲁迅先生曾戏作小诗说:“大家去拜谒,强盗装正经,静默三分钟,各自念拳经。”意思是说,大家去拜祭,即使是再凶悍的强盗到了墓地跟前,也要装出一副正经的样子。可见墓地在东方人心目中是被处于旁搁、被遗弃被“打入另册”的角落世界,大有“生者不得入内”的“禁区”之嫌。所以,东方墓地,在众多人的心目中便多了份孤苦与凄冷,少了份是温情和眷顾,显得落落寡合、神情凄凉,给人颓败、落寞、萧瑟之感。

总之,墓地在东方文化视野里,是灰暗、泥重、沉疴和苦难的形象。而在西方文化视野里,则宽敞、明亮、静雅、生动得多。前者是阴森,是僵滞,后者乃肃穆,庄重。前者以沉寂与阴郁来塑造。后者取宁静的素色作批覆。形意差去远矣。

西方国家,在墓园景观规划设计上,随着历史的变迁,逐渐形成了它特有的风格,一种典型的欧洲严谨的几何布局形式,严格的中轴对称,高大庄严的纪念建筑宏伟而精致,中轴线两侧依自然地形合理的安排对称的墓碑群。科学的分块布局,整齐划一的道路,显示出人类严密的逻辑思考、规划潜能和超自然的力量。这种以建筑、雕刻、园林与人类相邻并存的墓园,使之成为不仅仅是安息亡者、抚慰生者的宁静园林,更是教育启迪后人、流传后世的艺术博物馆。同时也形成了城市文化景观的和谐部分。那里没有阴森恐怖的气氛,只有蓝天、草地和小鸟啼鸣的幽雅环境,给活着的人们留下思念和欣慰。大体量的墓碑雕刻,与建筑想得益彰,衬托在绿树从中,仿佛每一个墓碑都写出一段感人的历史故事,因而成为人们游玩、旅游的胜地。

就拿墨西哥国家来说。墨西哥也有清明节,但和我们的称呼不同,墨西哥人把清明节叫“亡灵节”时间定为每年的11月1日和2日。“亡灵节”是墨西哥传统节日之一,但其墓园不像东方墓园那样素净,而是被装扮得五彩缤纷,鲜艳夺目。墨西哥人扫墓时喜欢献上鲜艳的玫瑰或向日葵并邀请民间乐队在墓前演奏一同为死者守夜,并祈祷亡灵能回家同家人团聚。在加拿大,墓园多在闹市区,当你看到一大片绿色的草地,树绿茂密,一排排低矮的绿篱和修剪整齐的花坛围合的空间时,一定首先会任为这是一个街心花园,而深入其境,看到草地中用鲜花围成的墓碑时,才会恍然大悟。可在墓园的四周却有学校,机关、图书馆、餐馆,人们每日在墓园中穿行、栖息,散步,仿佛已成为他们生活中的一部分。秘鲁是拉美第一座墓园,被当地人称为“墓地艺术馆”。

墓地主干道两旁安葬着不同年代的著名人物,有秘鲁前总统、有同智利战争中牺牲的民族英雄、还有首位演唱秘鲁共和国国歌的歌手等等,每一个墓碑都是一座造型精美的雕像,真人大小,而且都是由19世纪意大利、法国、西班牙的艺术大师创作而成的,这些具有历史和艺术价值的作品,使墓园成为南美洲唯一的露天雕塑艺术馆,也见证了利马在殖民时期曾经是南美的文化中心。这些国家的墓园都代表了他们国家的历史和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