畸形墓价使人们刚做完房奴又成墓奴

今年是国家把清明节作为法定假日的第6年。清明节期间,不少人到公墓除了祭祀外,也为自己或亲人选一块墓地。然而,祭扫亡灵并没有给人带来安慰,反倒是从2003年至今,墓地价格犹如脱缰野马,一路上涨,以至有人发出了“清明时节雨纷纷,一问墓价欲断魂”的感叹。

由于房子涨价,很多人成为了“房奴”;如今,由于墓地涨价,又让很多人沦落为“墓奴”,让人不禁感概,做完“房奴”继续做“墓奴”,这日子怎么过?

有网友算了一笔账:一对独生子女夫妻在退休之前,或要承担12个先人的墓地费用(每个独生子女有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爸爸、妈妈六位长辈)。即使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墓地是由父母购买的,但父母一旦过世,不仅四位老人的墓地费用要支付,还有这8个先人的后续墓地管理费要承担。因此,独生子女夫妇就陷入了一种,刚刚还完“房贷”,又开始踏入“墓奴”的境况之中。

墓地价格居高不下,墓地暴利早已为人诟病,据媒体在国内多个城市的调查,墓地价格高于商品房是普遍现象。需求者的追捧,不法分子的利欲熏心,商家的蓄意炒作……形成了畸形墓价的背后推手。

天津公墓分析,第一是紧缺,由于土地是不可再生资源,作为安置死人的墓地更是少之又少,客观上容易造成水涨船高的局面;其次是垄断,由于墓地只有为数不多的经营者可以得到批准,受利益驱使,墓地价格往往达成的垄断价位;再者是炒墓,有人把越来越少的墓地资源作为投资,囤货居奇,待价而沽,活人拿死人的地升值赚钱。

此外,观念,不少人认为,选择厚葬老人才是尽孝心,讲排场,比面子,豪华墓层出不穷,有的甚至用墓地来炫耀身份和地位。

“殡葬业暴利暴露价格监管漏洞。”专家建议,除了大力引导人们回归理性,倡导各种绿色环保殡葬方式,政府还应该在控制墓价上下功夫,要完善相关的法律法规,用制度严厉打击“墓后黑手”,才能让人“死得其所”。

有政协委员建议,对公益性公墓墓葬费,公益性、经营性的各类安葬公墓价格实行政府定价;对经营性公墓墓葬费,经营性骨灰存放格位使用费,告别、追思场地租用费的公墓价格实行政府指导价;除明确实行政府定价、政府指导价的公墓价格,其他公墓价格实行市场调节价,由公墓经营者自主制定价格。有民营资本参与投资的,按民营资本的投资比例可加收不超过10%的利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