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宛若博物馆艺术气息浓厚的公墓

提起墓园,可能马上就会联想到阴森森、罪犯、阴暗、鬼魂等词语,但世界上有些墓园,它们美丽、安静、独特,宛若艺术博物馆,呈藏着历史的永恒,凝聚着自然的魅力,是每个行者心中的圣地。和天津公墓一起来看看最美墓园吧。

纽约绿荫公墓。闭上眼睛,想象一下478英亩(约193公顷)连绵起伏的山,几方池塘,一潭湖水,千万座历史丰碑,外加一个小教堂,而此教堂又非同寻常,它模仿了著名建筑师克里斯多佛·雷恩在牛津大学基督堂学院建立的托马斯之塔。这样的景观是绿荫公墓所特有的,虽然公墓受飓风桑迪袭击,失去了300棵大树,但宏伟的陵墓和纪念碑依然纹丝不动地呆在原地。这个1838年的公墓于2006被指定为国家历史地标,部分原因是它是1776年长岛战役的发生地。但它对野鸟生态研究者也同样意义重大,是奥杜邦合作保护区系统的成员之一。可以乘电车看这片广阔的墓园,也可以打着手电进入陵寝观看,游客每日都可以来此散步。

波士顿谷仓墓地。时间要回溯到1660年,这个小小的公墓埋葬着许多独立战争时的英雄,保罗·里维尔,约翰·汉考克和塞缪尔·亚当斯都睡在这里。尽管这块墓地属于本杰明富兰克林家族,但本杰明最后的栖息地却在费城。在谷仓墓地的入口,有一个标示:入流的、不入流的、未名的波士顿人都在此地长眠。这个1660年建于特莱蒙街的小小墓园内安眠着许多独立革命时的英雄,包括保罗·里维尔,约翰·汉考克和塞缪尔·亚当斯等。其中一座最宏伟的纪念碑是本杰明富兰克林家族的,尽管本杰明自己葬在了费城。而最不入流的是塞缪尔·席沃,一个负责女巫审判案的法官。几乎每座墓碑都有它自己的特色,精心雕刻的骨质运动之镰、有翅膀的头骨、狡黠的小人,以及其他一些哀悼的方式,诸如诗歌般的墓志铭。入口处巍峨的埃及复兴门自身就是一件艺术。公墓是美国9大鬼声鬼泣之地的一员,每天都对外开放。

多伦多欢喜山。饱览了欢喜山的美景后,就明白为什么这块公墓成了活人心中的漂亮公园了。如若不喜欢到处都是婴儿推车和慢跑者的墓园,就去多伦多欢喜山吧。这是一个长眠着许多英灵的公立园。当地人对墓园的喜爱从1876年墓园启用就开始了,当时,人们在墓地边野餐就已经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可转眼再看看欢喜山绵延的绿山、植物园、枝繁叶茂的树木和那些美丽的喷泉,就不难明白为什么人们如此喜爱这个地方了。它的美是是实实在在的不打折扣。这里有属于像伊顿那样的大家族的宏伟陵墓,也有像钢琴师格连·古尔德那样著名的艺术家坟墓,但真正吸引游客的是喧嚣城市里的那片绿地。墓园的开放时间是从黎明到黄昏。

巴黎拉雪兹神父公墓。拿破仑1804年建了这所墓园,墓园中栖息着许多名人,包括马塞尔·普鲁斯特,奥斯卡·王尔德和吉姆·莫里森等。这里是终极名人的墓园,由拿破仑亲自于1804年所建,他宣称:“每个市民,不分种族和宗教,都可以被埋葬于此。”从那时起,拉雪兹神父公墓就有了这么一些永久居民,诸如巴尔扎克、普鲁斯特、王尔德等作家,玛丽亚·卡拉斯和伊迪丝·琵雅芙等歌唱家,德拉克洛瓦、安格尔、修拉等艺术家,肖邦、比才等作曲家,当然这只是一部分。但最受欢迎的墓地是摇滚歌歌星吉姆·莫里森,他小小的坟墓经常遭到破坏,只得派了人守护。墓园每天都对外开放,欢迎游客入园探索,不收门票。

耶路撒冷橄榄山。这是一片圣经时代的巨大墓园,而且目前仍在使用中。大卫王之子押沙龙的纪念碑,位于山脚下的汲沦谷里,是最古老纪念碑之一。犹太墓园中埋葬着圣经时代的国王和诸如梅纳赫姆·贝京等现代以色列的领导人,还有一些基督徒和穆斯林。无论何时,站在橄榄山上,都会看到古老耶路撒冷城墙的独特之美!